武汉体育中心抢建方舱医院
来源:武汉体育中心抢建方舱医院发稿时间:2020-04-05 18:17:20


德伯格葛雷夫继续说,“一旦我完成,有时我会回到休息室做下蹲或弓步。我努力使我的肺保持强壮。(我)很难不去想,因为我从小就患有严重的哮喘。”

德伯格葛雷夫为病患插管时穿的防护装备 图源:《华盛顿邮报》

“当我开始把管子放进(病人气道)时,就给了病毒被释放到空气中的机会。病人的气道在那个时候是完全开放的——没有口罩或任何东西(遮挡)。当插管进入气管时,人们会咳嗽,咳得深而强烈。我的面罩和头巾会被飞沫覆盖。它们通常是微小的液滴。雾化的病毒可以四处漂浮。你基本上就(像)是在核反应堆旁边。我会自信而快速地去完成,因为如果你第一次失败了,就必须再做一次,那就会带出更多病毒。”

【海外网4月6日】据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新冠肺炎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北京时间4月6日凌晨1点20分(美东时间4月5日13点20分),美国累计确诊病例324052例,累计死亡9180例。美国是全球累计确诊病例数最多的国家。

文章还引述了德伯格葛雷夫的一段话,详细描述他工作的“危险”情况。

英国本国人对英国抗疫政策也有质疑和不满,主要集中于四点:

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突破33万 死亡近万人

文中,德伯格葛雷夫介绍,“我一晚上工作14个小时,一周工作6个晚上。当病人吸不到足够氧气时,我就在他们的气道上插一根导管,使其可以通氧。这为他们的身体赢得了对抗病毒的时间。”

“群体免疫”应该是国内对英国整个疫情防控争议的焦点。这种说法源自3月12号政府发布会上提到的“群体免疫”和13号早上英国首席科学顾问Sir Patrick Vallance在sky news的采访中回答了“需要60%人感染来达到群体免疫效应”的问题。

回忆起自己每天经历的人和工作,德伯格葛雷夫表示,“每天晚上我都要和ICU的医生查房,检查我插管的病人。他们不被允许有家人或访客探望。我不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,但我确实喜欢站在房间外想上一分钟,想想他们和他们正在经历的事情。我试着去想一些积极的事情——一个积极的期望。”